阅读历史 |

第一百六十二章尝试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朱阿九精瘦矮小,站在魁伟的周横面前,如同一只精瘦的猴子。周横捏着铜币的手,几乎和朱阿九的脑袋一般大小。

朱阿九收了钱财,将一柄灰扑扑的油纸伞双手奉上。

寻常的油纸伞都是用伞面都会绘制山水花鸟的图案,而这柄油纸伞颇为素净,纸面还散着一种经年累月的沧桑之色。

这把伞是收拢的,没有任何丝绳捆绑。

周横掂了掂手中之伞。很轻,对他而言,几乎没有重量。

他一手握住伞柄,一手推开伞。

本以为会轻松撑开伞,没想到竟然纹丝不动。

他微讶。不过是一把伞,他不信撑不开。

他逐渐加重手间的力道,从一成缓慢升至七成。手上的肌肉紧绷,青筋从手背上隆起。

不可能……

他的目露错愕之色。他在这把伞上觉察不到任何魔力,不像是个法器。可若是一柄普通的伞,他都已经施展了几乎所有的力道,这把伞早就会被他折断了。

周围之人也看得目瞪口呆。

“周横,你可不要给我们梵天五教丢脸啊!”讥讽之声从人群之后响起。

梵天五教的大名向来如雷贯耳。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,余下并肩而立的男人。男人一身素净青衫,乌发高挽,女子则一身烈火般的赤衣,尽管面容苍白,但目光炯然。

谢鸣鸾眸光微动。本来周横若打不开手中之伞,最多不过是他丢了脸。而花翎把周横的身份公诸于众,分明就是想让整个梵天五教一道丢脸。大家都是同门,众人还是各怀鬼胎。

周横转过首,望了一眼苏宴和花翎,皱起眉头。

他原本是想放弃的。毕竟这个物件着实古怪,如果耽误日后的比赛,那么就得不偿失了。而花翎的话,无疑是逼着他打开这把伞。

“周横,你可是金骨阁的啊。难道你连一把小小的伞都打不开吗?”花翎继续道。

一双修长的手从谢鸣鸾身后环了上来。顾青城将下颌抵在谢鸣鸾肩头,低声道:“母亲,我觉得那个女人像……”

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